歡迎來到中國化工信息雜志
LLDPE:擴大出口緩解競爭壓力, 高端產品仍依賴進口
2021年11期 發行日期:2021-06-01
作者:譚捷

  線性低密度聚乙烯(LLDPE)是聚乙烯(PE)樹脂中產量最大的品種,其機械性能介于高密度聚乙烯(HDPE)和低密度聚乙烯(LDPE)之間,強度、韌性、剛性、耐熱耐寒、耐環境應力開裂性以及耐撕裂強度等都優于LDPE。由于其具有良好的機械性能和化學穩定性、加工性能好等優點,在工業、農業、醫藥、衛生和日常生活用品等領域得到廣泛應用,具體體現在農膜、包裝膜、日用品、電線電纜等眾多領域,是近年來發展最快的塑料品種之一。

  “十三五”期間,雖然我國有多套新建或者擴建LLDPE裝置建成投產,但由于產品同質化和技術等原因,產品仍不能滿足國內實際需求,產品仍需要進口。在大量進口的同時,也有少量出口。根據海關統計數據,分析了“十三五”期間我國LLDPE的進出口貿易情況,并對未來幾年的發展情況進行了預測。

進口:進口量逐年增加 一般貿易為主

  “十三五”期間,我國LLDPE進口量逐年增加,期間我國LLDPE的進口量變化情況如圖1所示。

  “十三五”期間,沙特阿拉伯、新加坡以及泰國一直是我國LLDPE前三大主要進口來源國家,詳見表1。其中,2016年來自這3個國家的進口量合計達到143.19萬噸,約占總進口量的54.78%;2020年來自這3個國家的進口量合計達到285.35萬噸,約占總進口量的47.20%,同比2019年的295.83萬噸下降約3.54%。

  其他主要的進口來源國家比如加拿大、印度尼西亞、馬來西亞和印度等進口量逐年增加,其中變化最大的是印度。2016年,來自印度的進口量只有0.10萬噸,2018年之后大幅度增加。2020年為第六大進口來源國家,進口量為30.28萬噸,約占總進口量的5.01%,同比2019年的27.88萬噸增長約8.61%?!笆濉逼陂g我國LLDPE主要進口來源國家或地區進口量變化情況見表1。

  “十三五”期間,我國LLDPE的進口主要集中在廣東、福建、上海、浙江以及山東這幾個省市區,2016年的進口量合計達到194.48萬噸,約占總進口量的74.40%。2020年的進口量合計達到485.64萬噸,約占總進口量的80.33%,同比2019年的412.02萬噸增長約17.87%。

  2016年,浙江省是我國LLDPE第三大進口省市,進口量為40.06萬噸,約占總進口量的15.33%;此后進口量逐年增加,2017年成為第二大進口省市,2018年之后成為最大的進口省市;2020年的進口量為165.39萬噸,約占總進口量的27.36%,同比2019年的141.55萬噸增長約16.84%。

  2016年,上海市是我國LLDPE第二大進口省市,進口量為46.86萬噸,約占總進口量的17.93%;此后進口量逐年增加,2017年和2018年為第三大進口省市,2019年之后又上升為第二大進口省市;2020年的進口量為111.07萬噸,約占總進口量的18.37%,同比2019年的91.60萬噸增長約21.26%。

  2016—2017年,廣東省是我國LLDPE最大的進口省市,其中2016年的進口量為67.84萬噸,約占總進口量的25.95%;2018年下降為第二大進口省市,2019年之后繼續下降為第三大進口省市;2020年的進口量為99.25萬噸,約占總進口量的16.42%,同比2019年的90.54萬噸增長約9.62%。

  2016年,福建省LLDPE的進口量為12.89萬噸,約占總進口量的4.93%;此后進口量穩步增長,2019年之后成為第四大進口省市;2020年的進口量為57.37萬噸,約占總進口量的9.49%,同比2019年的45.40萬噸增長約26.37%。

  2016—2018年,山東省是我國LLDPE第四大進口省市,其中2016年的進口量為26.83萬噸,約占總進口量的10.26%;2019年之后下降為第五大進口省市;2020年的進口量為52.56萬噸,約占總進口量的8.69%,同比2019年的42.93萬噸增長約22.43%。

  “十三五”期間,一般貿易和進料加工貿易一直是我國LLDPE主要的進口貿易方式,其中2016年這2種貿易方式的進口量合計達到226.75萬噸,約占總進口量的86.74%;2020年這2種貿易方式的進口量合計達到567.55萬噸,約占總進口量的93.88%,同比2019年的494.15萬噸增長約14.85%。

  “十三五”期間,一般貿易一直是我國LLDPE最大的進口貿易方式,且進口量逐年增加。2016年的進口量為177.29萬噸,約占總進口量的67.82%;2020年的進口量為516.03萬噸,約占總進口量的85.36%,同比2019年的444.77萬噸增長約16.02%。同期,進料加工貿易一直是我國LLDPE第二大進口貿易方式,2016年的進口量為 49.46萬噸,約占總進口量的18.92%;2020年的進口量為51.52萬噸,約占總進口量的8.52%,同比2019年的49.38萬噸增長約4.33%?!   ?/p>

出口:貿易方式穩定且集中

  “十三五”期間,除了2016年之外,我國LLDPE的出口量變化幅度不大,呈現先下降、然后上升的發展態勢。2016年的出口量為61094.68噸,2020年的出口量為37070.31噸,同比2019年的32696.42噸增長約13.38%。出口單價除了2016年之外,其他幾年呈現不斷下降的發展態勢,2016年出口單價為1208.10美元/噸,2020年為1098.25美元/噸,同比2019年下降約2.99%?!笆濉逼陂g我國LLDPE出口量變化情況見圖2。

  “十三五”期間,我國LLDPE出口到多個國家或地區,但中國香港、越南以及中國臺灣一直位居前三甲。2016年向這3個國家或地區的出口量合計達到39786.14噸,約占總出口量的65.12%。2020年的出口量合計達到23907.82噸,約占總出口量的64.49%,同比2019年的19915.82噸增長約20.04%。

  “十三五”期間,中國香港一直是我國LLDPE最大的出口地區,2016年的出口量為28585.76噸,約占總出口量的46.79%。2020年的出口量為12395.48噸,約占總出口量33.44%,同比2019年的10988.34噸增長約12.81%。

  2016年,越南是我國LLDPE第二大出口國家,出口量為8997.62噸,約占總出口量的14.73%;2017年下降為第三大出口國家,2018年又上升為第二大出口國家,2019年下降為第三大出口國家,2020年又上升為第二大出口國家;2020年出口量為8009.93噸,約占總出口量的21.61%,同比2019年的4231.13噸增長約89.31%。

  2016年,中國臺灣是第三大出口地區,出口量為2202.76噸,約占總出口量的3.61%;2017年上升為第二大出口地區,2018年又下降為第三大出口地區,2019年又上升為第二大出口地區,2020年又下降為第三大出口地區;2020年出口量為3502.41噸,約占總出口量的9.45%,同比2019年的4696.34噸下降約25.42%。

  “十三五”期間,我國LLDPE出口地變化最大的是希臘和土耳其,2016年的出口量分別為1485.00噸和1579.95噸,分別約占總出口量的2.43%和2.59%,此后基本沒有出口量?!笆濉逼陂g我國LLDPE主要出口國家或地區情況見表2。

  “十三五”期間,我國LLDPE的出口主要集中在廣東、上海以及山東這3個省市,2016年的出口量合計達到52751.88噸,約占總出口量的86.34%;2020年出口量合計達到30574.77噸,約占總出口量的82.48%,同比2019年的27235.56噸增長約12.26%。

  “十三五”期間,廣東省一直是我國LLDPE最大的出口省市,其中2016年的出口量為35846.28噸,約占總出口量的58.67%。2020年的出口量為23929.22噸,約占總出口量的64.55%,同比2019年的22629.13噸增長約5.75%。

  2016—2019年期間,除了2017年為第四大出口省市之外,山東省一直是第三大出口省市,其中2016年的出口量為3310.00噸,約占總出口量的5.42%。2020年上升為第二大進口省市,出口量為3858.58噸,約占總出口量的10.41%,同比2019年的1620.37噸增長約138.13%。

  2016—2019年期間,上海市一直是LLDPE第二大出口省市,其中2016年的出口量為13596.60噸,約占總出口量的22.25%;此后出口量逐年下降,2020年下降為第三大出口省市,出口量為2786.97噸,約占總出口量的7.52%,同比2019年的2986.06噸下降約6.67%。

  “十三五”期間,我國LLDPE出口省市變化最大的是福建省和江蘇省。2016年,福建省的出口量為336.43噸,約占總出口量的0.55%;2020年大幅度上升為第四大出口省市,出口量為2466.72噸,約占總出口量的6.65%,同比2019年的1119.47噸增長約120.35%。2016年,江蘇省的出口量為2529.31噸,約占總出口量的4.14%;2020年出口量只有292.60噸,約占總出口量的0.79%,同比2019年的275.28噸增長約6.29%。

  “十三五”期間,我國LLDPE的出口主要以一般貿易和海關特殊監管區域物流貨物貿易方式為主,其中2016年的出口量合計達到58731.15噸,約占總出口量的96.13%;2020年合計達到28722.45噸,約占總出口量的77.48%,同比2019年的28701.19噸增長約0.74%。

  “十三五”期間,海關特殊監管區域物流貨物貿易一直是我國LLDPE最大的出口貿易方式,且出口量呈現不斷下降的發展態勢。2016年的出口量為50160.70噸,約占總出口量的82.10%;2020年的出口量為16902.34噸,約占總出口量的45.60%,同比2019年的21539.68噸下降約21.53%。同期,一般貿易一直是第二大出口貿易方式,2016年的出口量為8570.45噸,約占總出口量的14.03%;2020年的出口量為11820.11噸,約占總出口量的31.89%,同比2019年的7161.51噸增長約65.05%。

未來發展預測

  (1)“十四五”期間,雖然我國有遼寧寶來化工股份有限公司、青海大美煤業股份有限公司、浙江石油化工有限公司、廣東湛江中科石化有限公司、浙江寧波華泰盛富聚合材料有限公司、萬華化學集團股份有限公司、浙江衛星石化有限公司、中國石化長城能源化工(貴州)有限公司、中國石油長慶石化公司、中國石油新疆塔里木石油化工公司以及廣東石化有限公司等多家企業計劃新建或者擴建LLDPE生產裝置,但由于受到生產技術以及新產品開發不足等因素的影響,加上產品的同質化現象依然嚴重,高端產品仍將需要大量進口。

 ?。?)中東地區因依托地域原料成本低廉等因素,仍將是未來我國LLDPE主要的進口來源地區。印度、新加坡和泰國等國家的LLDPE生產能力穩步增加,而其國內消費量增長幅度有限,加上其產品品種齊全,質量穩定,使用效果較好以及地理位置優勢和關稅方面的優惠政策,未來較長時間內容仍將是我國LLDPE進口的主要來源國家。此外,美國未來幾年將有大量裝置投產,產品將大量出口。其中我國將是其主要的出口目的國家。因此,今后應該密切關注這些地區或者國家LLDPE的供需情況,以免影響國內LLDPE及其相關行業的發展。

 ?。?)由于廣東、浙江、上海和山東等省市一直是我國LLDPE下游產品的主要生產基地,故未來這些省市仍將是今后LLDPE主要進口地區。此外,一般貿易和海關特殊監管區域物流貨物仍將是今后的主要進口貿易方式。

 ?。?)在產能不斷增長的前提下,擴大出口量是緩解國內LLDPE競爭的一條重要途徑。隨著生產技術的不斷提升,產品質量的提供和價格的降低,我國LLDPE的出口量會有所增加,但由于受制于產品品種和應用開發等因素的影響,出口量增長幅度不會太大。


當前評論
亚洲一区二区三区无码久久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