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中國化工信息雜志
芳烴產業將呈現三大發展趨勢
2021年13期 發行日期:2021-07-05
作者:米多 畢馨丹 王濤

  作為石化行業核心產品的“三苯”(苯、甲苯、二甲苯)均屬于單環芳烴,是重要的基礎化工原料,多用于合成橡膠、樹脂、纖維、洗滌劑、增塑劑、炸藥、染料和農藥等工業生產,在航空航天、服裝紡織、交通運輸和移動通訊等行業中應用廣泛。我國芳烴市場在全球占有重要地位,是全球最大的芳烴生產國和消費國。隨著我國芳烴市場需求的快速增長,未來芳烴產業將出現三大新的發展趨勢。

生產情況分析及預測

  2020年,國內純苯企業全年籠罩在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之下。由于純苯均為重整裝置、乙烯裂解等大型裝置,涉及產品及物料平衡等因素,負荷下調有限,全年維持在70%以上的開工負荷。從純苯裝置投產來看,全年新增產能230萬噸/年,純苯新裝置產量貢獻為145萬~150萬噸。2020年國內純苯產能為1638.5萬噸/年,產量為1271.7萬噸。2020年國內主要純苯企業生產情況見表1。

  圖1為2016—2021年國內純苯產能變化。如圖所示,2016—2020年國內純苯產能逐年增加,2020年國內總產能達到1638.5萬噸/年,較2016年的1189萬噸/年增加37.8%至449.5萬噸/年。產能增長的高峰出現于2019年—2021年,增速較2016—2018年顯著提升。

   2016—2018年,新增產能主要來自于地煉企業與原有裝置擴能,主要是上游煉化裝置進行產業鏈延伸,新建重整裝置產出純苯,特別是2017—2018年,受油頭化尾、減油增化的政策性引導,山東地煉集中投產,新投裝置多為催化重整工藝。2019—2020年,隨著恒力石化、浙石化等芳烴聯合裝置的陸續投產,我國純苯擴能進入一個高峰期。預計到2021年,純苯產能增量為278萬噸/年,同比增長17.0%。計劃投產的大型裝置有浙江石化二期、古雷石化和盛虹煉化,其中浙石化二期、盛虹煉化均是產能在100萬噸/年以上的超大型裝置。2021年國內新增純苯裝置情況見表2。

  甲苯主要用于生產對二甲苯和調油。2020年國內新增6套甲苯裝置,部分新增裝置為世界級規模,新增產能285萬噸/年。截至2020年底,國內甲苯產能較2016年增長67.84%至1704.7萬噸/年。其中,在浙江石油化工有限公司、東營威聯化學有限公司新增的煉化一體化裝置中,甲苯作為中間產物直接歧化生產純苯和二甲苯,對甲苯市場影響有限;中科(廣東)煉化有限公司、中國石化燕山石化公司和中國石油大慶石化公司的新增裝置大部分自用調油,僅少量外銷;而中化泉州石化有限公司90萬噸/年甲苯裝置產量全部用于外銷,是市場過剩的最大威脅。2020年國內石油甲苯主要生產企業現狀見表3。

  預計2021年以后,國內甲苯產能還將持續以年均20%左右的速度遞增。預計2021—2025年國內甲苯的新增產能達777.3萬噸/年,但僅有162.3萬噸/年的甲苯裝置部分外銷量,而剩余615萬噸/年裝置則全部用于配套下游對二甲苯生產。因而產能高速擴張的同時,實際市場商品量的增幅相對有限,這也符合當前調油市場需求增速緩慢的預期。2021—2025年國內新增甲苯裝置情況見表4。

  2020年我國鄰二甲苯產能穩定在169.7萬噸/年,產量92.9萬噸,無新增裝置投產。目前產能主要集中在華東和華南。其中,華東產能占34.8%,華南產能占比33.6%,東北產能占比約23.2%,其他地區產能占比較少。由于疫情導致國際需求減弱,以及原油價格低位影響,內外盤套利空間開啟,大量低價進口貨源沖擊國內市場,預計2021年國內鄰二甲苯產能變化不大。表5為2020年國內鄰二甲苯裝置的生產情況。

  2020年國內對二甲苯(PX)生產能力為2554萬噸/年,同比增長13.3%。2019年PX進入投產高峰,2019—2020年PX共計新增1133萬噸/年產能,較2018年增加79.65%。2020年國內PX產量2450.5萬噸,同比增長39.15%。隨著國內PX產能大幅增加,產量也迅速提升。2016—2020年國內PX產能及產量變化見圖2,2020年國內PX裝置生產情況見表6。2020年國內PX裝置年均開工率為80.44%,創五年來新高。2019年投產的大量PX裝置已經實現量產,2020年PX裝置開工率同比增長15.23%。自2019年開始,民營大煉化集中進軍PX市場,民營企業PX產能占比不斷提升,2020年民營PX產能占比達到61.47%,同比增長5.13%。

  2021年及之后國內PX新增產能為2709萬噸/年,預計2025年國內PX產能有望達到5263萬噸/年,較2020年增長106.07%。國內新增PX裝置情況見表7。

市場分析及預測

  2020年,國內純苯產量為1271.7萬噸,進口量為209.8萬噸,出口量為0.3萬噸,表觀消費量為1481.2萬噸,進口依存度為14.1%。下游消費領域主要集中在苯乙烯、己內酰胺、苯胺、苯酚和己二酸等領域。其中,苯乙烯是我國純苯最大的消費領域,占比為43%;其次是己內酰胺,占比為17%。2020年國內純苯下游消費結構見圖3。

  2020年全年籠罩在疫情之下,從純苯的下游來看,苯乙烯開工負荷的恢復始于4月份,主要由于其三大下游的開工帶動;己內酰胺開工負荷的穩步提升從6月份開始恢復,這主要是由于五一假期后下游聚合工廠開工負荷持續上升,在需求帶動下,己內酰胺開工負荷迅速跟漲;苯胺是在8月初國外需求的恢復后才得以提升開工負荷。從純苯下游裝置投產來看,上半年僅有恒力及浙石化苯乙烯裝置,蘭花科技己內酰胺以及華峰四期的己二酸,合計產能217萬噸/年;下半年包括唐山旭陽、遼寧寶來的苯乙烯,河南神馬、永榮的己內酰胺,以及浙石化、利華益維遠的酚酮,合計產能197萬噸/年,全年下游新增裝置產能合計414萬噸/年,折合純苯消耗165萬~170萬噸。未來,隨著純苯下游需求的大幅提升,尤其是苯乙烯及其下游裝置陸續投產,其對純苯需求量預計逐年提升。

  圖4為2014年以來純苯下游甲苯的產量。由圖可見,自2018年起我國甲苯產量逐年攀升。2020年甲苯產量達851.8萬噸,凈進口量為37.7萬噸,表觀消費量為889.5萬噸。我國甲苯需求量大于產量,需求缺口主要由進口補充。甲苯在實際應用中常常替代有相當毒性的苯作為有機溶劑使用,還是一種常用的化工原料,可用于制造炸藥、農藥、苯甲酸、染料、合成樹脂及滌綸等,同時它也是汽油的一個組成成分。受新冠病毒爆發的影響,2020年國內甲苯市場活躍度及下游需求均有所下降,對于其商品量消耗較為有限。第一季度,由于國內外爆發新冠病毒疫情,市場幾乎處于停滯狀態,需求持續萎縮,而企業供應基本正常;第二季度開始,隨著市場回歸到常態,需求面改善呈緩慢上升態勢;下半年之后,需求面相對上半年有所好轉,市場消耗加速。

  2020年國內鄰二甲苯產量為92.9萬噸,進口總量在18.7萬噸,表觀消費量達到111.6萬噸。鄰二甲苯可用于生產苯酐、染料、殺蟲劑和藥物,如維生素等,亦可用作航空汽油添加劑。其中,95%左右鄰二甲苯用于生產苯酐,溶劑與殺蟲劑各占2%;染料中間體僅占1%。苯酐是鄰二甲苯的主要下游,2020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苯酐自年初開始價格不斷走低,一季度鄰法苯酐延續2019年的虧損態勢。從4月份開始,雖然原料鄰二甲苯也在上漲,但是漲幅不及苯酐,鄰法苯酐轉虧為盈,利潤一直維持正值,苯酐企業開工率高企,促使國內鄰二甲苯消費量保持穩定上升的態勢。

  概括來說,2020年國內PX市場呈現“三高、五低”特點?!叭摺狈謩e為產能增高、產量增高、社會庫存增高;“五低”分別為價格新低、利潤新低、開工低位、進口量降低及進口依存度降低。2020年因國內大型PX項目集中釋放,以及疫情蔓延,對聚酯(PTA)乃至終端市場造成直接影響,PTA需求能力被動降低,而進口貨源持續沖擊市場,國內供應量總計3070.72萬噸,同比上漲13.69%;需求量總計2940.66萬噸,同比增長10.19%;表觀消費量為3340.93萬噸,同比增長12.76%,年內整體供需格局偏寬松,2016—2020年國內PX供需平衡見表8。PX以聚酯行業迅速發展為原動力,PTA新增產能持續擴張為支撐,PX表觀消費能力穩步提升,5年年均復合增長率為9.37%。因大型煉化一體化項目集中上馬,產量增長幅度超越進口量增幅,我國依賴進口局面出現明顯緩解,2020年PX進口依存度為41.25%,下滑9.31%。因我國PX產能處于密集投放階段,尤其是像浙江石化此類PTA工廠向原料配套發展的企業,大幅提升國內自供水平,PX進口量緩慢縮減。2020年全年PX進口量為1386.1萬噸,同比下滑7.2%;進口均價為583.16美元/噸,同比下跌35.84%,進口成本明顯壓縮。

進出口分析及預測

  2020年我國芳烴主要產品進出口量如表9所示?!?/p>

 

從表9可以看出,在我國芳烴產品中,純苯、甲苯、鄰二甲苯和對二甲苯產品都需一定的進口量來滿足市場需求;從出口量來看,只有少量的芳烴產品出口到周邊地區。

   2020年國內純苯進口總量為209.8萬噸,較2019年上漲8.19%。主要是因為受海外疫情影響下游需求,中國純苯長期成為全球價格高地,進口商謀取進口低價海外純苯套利;純苯出口總量約為0.3萬噸,較2019年下跌91.34%。2020年國內甲苯進口總量為45.2萬噸,同比增長36.5%,進口均價同比降低35.91%;甲苯出口總量為7.5萬噸,同比上漲102.7%。2016 —2019年我國鄰二甲苯進口量整體呈現持續下降趨勢,從2016年的29萬噸持續下降至2019年的8.4萬噸。但進入2020年,國內鄰二甲苯進口量出現大幅回升,全年鄰二甲苯進口量增加至18.7萬噸,主因是全球疫情爆發,而我國控制較好,成為全球市場增長點,且國內鄰二甲苯市場一度成為全球市場高點,進口貨源套利窗口再度開啟,刺激大量進口貨源再度涌入國內市場。在低油價下,主要下游鄰法苯酐行業盈利大增,亦促使下游鄰法苯酐行業開工提升,帶動鄰二甲苯需求增加,進而進口量增加。2020年PX總進口量達到1386.10萬噸,同比下跌7.46%,月均進口量大多數低于2019年同期水平。

  2020年我國純苯進口的最大來源地是韓國,占進口總量的49.5%,韓國純苯是亞洲和中國市場價格的重要風向標;其次為泰國,占進口總量的12.9%;進口總量占比第三位的是文萊,為7.3%。2020年我國甲苯進口的最大來源貿易伙伴依然是韓國,占進口總量的43.8%,其次為日本,占比12.8%,第三是中國臺灣省,占比12.2%。2020年我國鄰二甲苯主要進口來源國及地區全部集中在亞洲國家,其中印度貨源占比最大,占到進口總量的55.1%;韓國貨源為第二大進口來源,占到國內進口總量的18.7%;新加坡貨源為第三大進口來源國,占9.1%。2020年國內苯、甲苯和鄰二甲苯主要進口來源見表10。

  PX進口產銷國及地區集中分布在亞洲區域,且韓國、日本、印度持續位于前三甲。主要原因是我國PTA產能基數為全球首位,是最大的PX需求所在地,而地處韓國、日本及印度等國家的PX企業憑借其地理位置便利及成本優勢搶占市場;近年文萊和印度因產能擴張速度較快,對我國PX外銷量增加明顯,而晉升至第三及第四位。2020年國內PX進口來源詳情見圖5。 

  2020年我國純苯、鄰二甲苯和對二甲苯進口主要貿易方式見表11。由表可以看出,2020年我國純苯、鄰二甲苯和對二甲苯的貿易方式以一般貿易為主。

  目前,我國芳烴市場需求快速增長,自給率有所提升;行業發展格局愈加開放,投資多元化加速,隨著民營企業主導建設的千萬噸級大型煉化一體化項目和外資大乙烯項目逐步推進, 民營企業的行業影響力和話語權將不斷增加,供應格局也從國企獨大, 逐漸向國企和民營平分秋色演變;百萬噸級芳烴企業能力占比還將顯著提升,國內煉油二次、三次加工裝置和芳烴下游各裝置大型化水平也顯著提升,新建裝置規模水平將多數處于國際領先水平,部分達到全球最大規模。未來,芳烴產業將出現以下三大發展趨勢:

  一是產能進入擴張高峰期,民營占比顯著提升。民營企業大舉進入芳烴行業,浙江石化、恒力石化、盛虹煉化和裕龍石化等民營企業成為新一輪大規模發展的主力軍。

  二是行業邁向全產業鏈發展,協同競爭優勢明顯。新建大型芳烴聯合裝置, 同時配套大煉油項目,以恒力集團、榮盛集團等為代表的全產業鏈配套企業崛起。因裝置規模大、工藝先進,且臨海交通便利,具備明顯的競爭優勢,下游產業鏈配套又為其芳烴產品市場銷售節約了大量的銷售成本和費用。在產業鏈一體化,以及產業集群化配置方面具有明顯的后發優勢,市場競爭由過去的產品競爭向產業鏈競爭轉變。

  三是四大下游產能過剩加劇,純苯供應趨于寬松。未來幾年, 國內純苯下游包括苯乙烯、環己酮(己內酰胺、己二酸)、苯酚和苯胺等均有新裝置計劃投產。純苯下游衍生物產能將全面進入過剩階段,實際開工率有所下降,對純苯需求增速將明顯放緩。

x

當前評論
亚洲一区二区三区无码久久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