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中國化工信息雜志
泰國農藥市場的變化及開拓建議
2021年15期 發行日期:2021-08-02
作者:■南通江山農藥化工股份有限公司 王旭

  泰國歷來享有“東南亞糧倉”的美譽,近五年來,其農業在國民生產總值中的貢獻占比維持在8%左右,遠高于全球農業GDP占比均值3.67%。因此,泰國農化市場一直都是農化人爭搶的一塊寶地。2020年6月1日起,百草枯和毒死蜱在泰國市場正式被禁用,草甘膦被限制使用。三大主流農藥產品在泰國市場上的退出和限用,勢必會對泰國農藥市場帶來一定的影響。

泰國農藥主要依賴進口

  泰國農藥主要依賴進口。20世紀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泰國農藥每年進口總量約2萬噸,進口金額達1億美元左右。目前,農藥進口總量已大幅度增長,2017年達到最高峰19.7萬噸,進口金額約90億美元。表1顯示了近6年來泰國各種類農藥的進口量占比。泰國農藥進口以除草劑為主,但其進口量在近六年占比呈現逐下降趨勢,到2020年占比約58%;殺蟲劑次之,但其近六年進口量占比已翻倍,達到19%;居第三位的是殺菌劑,2018年和2019年進口量甚至反超殺蟲劑,2020年占比達到15%左右;植物生長調節劑進口量占比也在逐年增加,到2020年達4.2%。2015—2020年泰國農藥進口數量和進口金額詳見表2、表3。

  2017年,泰國農藥總進口量達到歷史最高點,隨后開始大幅度逐年下降,主要原因是泰國農業部對三大主流農藥產品進口政策的改變。從表4可以看出,草甘膦是泰國農藥進口量占比最大的一個產品,高峰時期占比達到約39%;百草枯進口量位居第二,最高峰時進口量占比達到22.5%。2018年開始,泰國農業部對“百草枯、草甘膦、毒死蜱”實施進口配額制,限制其進口數量;2019年下半年泰國農業部對這三大農藥產品進口配額實行零發放,導致2019年這三大主流農藥產品進口數量呈現斷崖式下降,進一步拉動泰國市場農藥進口總量大幅下跌。

  2020年百草枯和毒死蜱正式被禁,草甘膦被限制使用。這三個主流產品的退出和限用,勢必會對泰國未來農藥市場格局帶來變化。而對農藥貿易商及生產商來說,這也或將是一個新的商機。

  泰國既進口農藥制劑,也進口原藥在當地加工,大小供應商和經銷商均在這個市場占有一席之地,且他們都有自己的經銷渠道。二十年間,泰國農藥進口、加工及零售業務蓬勃發展。1996年農藥進口商僅68家,2020年增至167家,大部分經營者均是私營企業,且以家族企業為主,現在多是第二代在經營或者第一代至第二代交接階段。據不完全統計,2020年泰國制劑加工工廠共約80家,隨之配套而生的包裝廠約240家,終端零售商約24200家,而1996年農藥零售商才5000家,由此可見泰國農藥市場發展速度之快。

  泰國農藥市場充斥著五花八門的農藥品牌,看似魚龍混雜,但又井然有序,兩條截然不同的經銷渠道,面向兩類不同的消費群體。大型頂級“玩家”如跨國公司拜耳、先正達、巴斯夫、陶氏,以及本土知名企業Erawan、Pato、Thai-herbicide的品牌產品,會通過頂級代理商或者農村合作社,賣給擁有自身高端品牌的農戶。這類客戶定位高端,喜歡尋求組合產品服務,追求高溢價,且不會輕易冒險使用其他產品,二流商家在這個市場無可乘之機,因此大型頂級“玩家”在泰國農藥市場的地位難以撼動。另外一類客戶則是一些小型經銷商,他們面向二流的代理商,服務于最普通的農戶,多選擇薄利多銷的產品,占據泰國另一片市場,也在農藥市場擁有一番天地。


泰國農藥市場出現三大變化

  在各經銷商對泰國農藥市場前景樂觀的同時,泰國政府對農藥使用量的不斷增加越來越關注,相繼出臺政策引導農民正確使用農藥;同時,不斷調整登記政策,以規范泰國農藥市場。隨著氣候、中國供應環境(如價格、貨源供應等)的改變,泰國農藥市場也在悄然變化著。

  1.農藥品種的使用變化

  殺菌劑、殺蟲劑用量增幅明顯高于除草劑。30年前,泰國市場除草劑、殺蟲劑和殺菌劑的使用量不足現在的1/6,且各農藥品種的使用占比幾乎是平分秋色。由于勞動力的缺乏與用工成本的增加,農民逐漸開始選擇更加經濟有效的除草劑以解放雙手,除草劑的使用量開始逐步攀升,躍居農藥使用量的首位。近些年,隨著大田作物價格低迷,農民收入受到影響,更多勞動力從農田轉移到水果作物上,更多公司逐步將投入轉移到經濟價值較高的水果作物上,由此帶來殺蟲劑、殺菌劑占比的快速提升。從表1數據可以看出,近六年,泰國市場殺蟲劑和殺菌劑進口量占比翻了一倍,而除草劑進口量則有所下降。


  2.購買習慣變化

  泰國農藥的主要供應國是中國,近幾年來隨著中國安全環保政策不斷緊縮,中國農藥產品價格產生大幅波動,同時出口供貨出現緊張局勢。泰國作為近鄰國,價格的傳導非???,受中國農藥市場價格的影響非常大。此外,新冠肺炎疫情給旅游業發達的泰國經濟也帶來比較大的影響,農民收入低,購買力薄弱,導致付款延后,且產品庫存居高,由此也帶來客戶采購習慣的改變——最小化庫存量,減少資金積壓;增加采購頻次,降低市場價格波動風險。

  3.政府政策變化

  泰國農業部和合作社部規定,一個公司可以登記一個產品,擁有三個商品名。該政策帶來的結果是一個公司為了擁有更多的商品名而注冊多家子公司,從而導致泰國市場商品名多而亂,這也成為泰國農藥市場的一個顯著特征。針對這種混亂現象,泰國農業部正嘗試出臺新的政策,以規范泰國市場。

  另外,為了科學使用農藥、削減農藥使用量、減少高毒農藥的用量、降低農藥在農產品中的殘留,2019年泰國農藥部開始對“百草枯、草甘膦、毒死蜱”進口許可證進行管控,并于2020年6月正式禁用“百草枯、毒死蜱”,限制使用“草甘膦”。雖然2020年9月份,泰國農業部和合作社部接受農民請愿,申請取消百草枯和毒死蜱禁令,但最終這項請愿沒有被批準。從表3和表4可看出,這一政策對整個農藥市場帶來了很大影響:2019年和2020年農藥進口總量斷崖式下滑;2020年農藥總進口量僅達到高峰時段2017年進口量的一半。這一政策也帶來農戶用藥習慣的轉變,農民不得不尋找替代產品,如2,4-滴二甲胺鹽、草銨膦、阿維菌素、吡蟲啉等。圖1和圖2是百草枯、草甘膦和毒死蜱競品近六年的進口量,由圖可見,主流產品的禁用和限用給一些競品帶來了商機,提供了拓展泰國市場的良機。

泰國農藥市場開發建議

  泰國市場對農藥的推廣程度比較高,農民對農藥的認知水平高于其他東南亞國家,加上泰國可耕種面積比較可觀、農藥需求穩定、市場進入門檻不高,市場管理相對比較規范,因此一直是我國農藥出口的重要目標市場。隨著農藥產品的更新換代,市場也出現很多新的機會,建議國內企業在拓展泰國市場時注意以下幾點:

  一是跨國公司專利過期產品是一個非常好的選擇方向,但是需要注意該產品在泰國的登記必須已滿10年。否則需要補充大量的試驗數據,耗時長且投資金額大。

  二是泰國是一個兼容性很強的市場,不像菲律賓專注高端。因此進入這個市場必須要找準定位,盡量避免遭遇同質化惡性競爭。

  三是草甘膦、百草枯和毒死蜱的限用和禁用,給市場留出了大量空白,相應的替代產品如草銨膦、2,4-滴二甲胺鹽、二甲四氯(MCPA)等紛紛涌入這個市場,這將給泰國農藥市場帶來新一輪的洗牌??焖俚牡怯浉M將有助于切入這個空白市場,優先填補空缺。

  四是泰國農藥市場很多劑型與國內登記并不一致,中國農業農村部最新出臺的“僅供境外出口”的登記政策為泰國市場拓展提供了新的機會,企業可以充分利用這一政策在合法規則下在泰國市場搶占先機。

  注:除非特別注明,本文表格中的數據均來源于泰國DOA網站公布數據

當前評論
亚洲一区二区三区无码久久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