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中國化工信息雜志
我國純苯供不應求局面將繼續加劇
2022年13期 發行日期:2022-07-01
作者:■ 沈陽化工研究院有限公司 盧俊典 劉曉杰 陳二中 賈婷 李杰祎

  純苯是最重要的基本有機化工原料之一,主要用于制造苯乙烯、苯酚、苯胺、己內酰胺、己二酸和氯化苯等產品,進而可以應用于合成橡膠、塑料、纖維、洗滌劑、染料、醫藥及炸藥的生產;也可用作油漆、漆料及農藥的溶劑,下游衍生領域極其廣泛。

生產情況分析及預測

  純苯是最重要的石油化工產品之一,分為石油苯和加氫苯。近年來,我國純苯產能持續擴張,傳統重整工藝與新興煉化一體化互為補充又相互促進,共同推動我國純苯體量不斷擴大,產能持續快速擴張成為近年來純苯市場發展的一大亮點,純苯供應格局也在逐步發生轉變。近三年內新增裝置多為煉化一體化,且伴隨著浙江石化等大型裝置上馬,華東供應量占比仍穩居首位,且2021年占比較2020年提升2%。2017—2021年,我國純苯市場產能、產量及開工負荷呈現穩步走高的態勢,2021年國內純苯產能為2621.5萬噸/年,產量為1812.5萬噸。

  2017—2021年,石油苯產能平均增長率9.8%,產能穩步釋放,增長點集中在煉化一體化裝置。2021年國內石油苯產能為1831.5萬噸/年,產量為1460.1萬噸,其中新增產能193萬噸/年,同比上漲11.8%。從產能增長率來看,2017—2018年受油品升級影響,部分煉廠上馬重整裝置,但涉及的裝置產能有限,整體產能增長速度偏低;2019—2021年石油苯產能擴張再度迎來爆發期,煉化一體化陸續投產,帶動石油苯產能增速較快。2017—2021年我國石油苯產能、產量和開工負荷詳情見圖1。受新增產能影響,2021年浙江石化石油苯產能合計202萬噸/年,位居我國石油苯產能榜首,占我國石油苯總產能的11.0%。2021年國內主要石油苯企業生產情況見表1。隨著煉化一體化中民營企業的崛起,以浙江石化和大連恒力為首的民營私企占比高達43.1%,較2020年增加了3.4%;中國石化占比由2020年的32.5%降至29.1%,中國石油占比下降了1.8%,主營煉廠定價話語權隨著產能占比的下降而有一定削減。2021年我國石油苯產能從分布來看,華東、東北以及華北地區為我國前三位主產區,浙江石化二期投產后,華東地區占比再度提升,由2020年的28%提升至2021年的29%。未來,隨著煉化一體化的陸續上馬,產業集中度會越來越高。2020—2021年我國石油苯產能分布見圖2。

  2017年石油苯新增產能主要來自地煉企業與原有裝置擴能,是上游煉化裝置進行產業鏈延伸;2018年,受油頭化尾、減油增化的政策性引導,山東地煉集中投產,新投裝置多為催化重整工藝;2019—2021年,隨著恒力石化和浙江石化一期和二期等芳烴聯合裝置的陸續投產,我國石油苯擴能進入一個高峰期。預計到2022年,石油苯產能增量366萬噸/年,同比增長22.3%,計劃投產的大型聯合芳烴裝置有浙江石化二期2#、盛虹煉化和廣東石化。2022年我國石油苯新建裝置見表2,預計到2022年我國石油苯產能將達到2197.5萬噸/年。 

  

      2017—2021年,我國加氫苯產能呈現緩慢擴張趨勢,2021年新增產能30萬噸/年,達到820萬噸/年,產量為352.4萬噸。2018年受環保政策影響較大,部分產能集中淘汰,出現負增長;2019年新增置換裝置投入,產能同比增加4%。加氫苯作為焦化行業下游產品,未來新增項目有限,2022年預計新增裝置產能為50萬噸/年(濮陽中匯新能源)。

市場分析及預測

  2017—2021年,我國的純苯市場仍屬于供小于需的狀態,產量雖逐年遞增,但仍存一定進口需求,2021年我國純苯產量為1812.5萬噸。需求方面,我國純苯下游消耗量保持穩步增長態勢,上下游同步擴張,下游消耗量逐年增長,增長率為10.55%,2021年我國純苯表觀消費量為2107.4萬噸。進口方面,2017和2018年進口量較多,進口依存度較高,2019年進口量為近五年最低。2020—2021年進口量逐年遞增,2021年全年進口量為296.1萬噸,為近五年最高點,2017—2021年國內純苯市場供需平衡情況見表3。

  我國純苯下游消費領域主要集中在苯乙烯、己內酰胺、苯酚、苯胺和己二酸等領域,其中苯乙烯是我國純苯最大的消費領域,2017—2021年我國純苯下游消費結構見圖3。

  2017年我國苯乙烯、己內酰胺、苯酚盈利水平較高,行業缺口較大,因此產業擴張熱情較高,對純苯的消費占比也穩步提升。2018年苯乙烯消費占比提升了2%,己內酰胺提升了1%,苯酚亦有1%的提升。2019—2020年我國純苯下游行業新增產能有限,盈利水平較往年有所下降,整體下游消耗量增長有限。2020年苯酚受檢修大年影響,消耗占比較2019年下降3%。2021年我國苯乙烯仍處于行業高速擴能期,產能較2020年增長21.2%,其對純苯消耗占比提升了1%;己內酰胺新增112萬噸/年新產能,苯酚無新增產能,苯胺新增46萬噸/年產能,苯乙烯新增產能最多,穩居純苯第一大下游的位置。

  2017—2021年,從我國純苯的消費區域變化來看,華東地區始終穩居第一位,是我國純苯消費的主要區域。受2019年部分苯乙烯裝置投產推遲的影響,華東地區占比小幅下滑,但2020年隨著部分下游裝置的陸續上馬,華東占比升至44.03%。華北區域消費水平也不容小覷,2021年占比27.465%,較2020年增長2.09%。華南地區伴隨著十三五規劃的推進,新增裝置亦有所增加,2021年隨著中海殼牌、中化泉州、申遠新材料等大型下游的投產,華南地區占比大幅提升,由2020年的11.36%提升至2021年的15.19%。2018—2021年我國純苯區域消費分布見圖4。

  2022年我國純苯下游產能增長較為迅速,仍將以苯乙烯為首,按產能折合對純苯新增消耗量將達到796.02萬噸,詳情見表4。由表可以看出,從2022年我國純苯下游產品新增裝置的區域來看,華東、華北居多,其中華東地區新增下游裝置所消耗的純苯量居第一位,為374.9萬噸;華北地區新增下游裝置所消耗的純苯量居第二位,為343.5萬噸。2022年我國純苯五大下游新增裝置累計消耗純苯將達到796.02萬噸,而純苯新增產能為416萬噸/年(石油苯366萬噸/年+加氫苯50萬噸/年),純苯缺口依然較大。

價格分析及預測

  2021年我國純苯價格強勢沖高,除修復2020年因衛生事件造成的低價外,下游新增需求的集中投產也助推了價格上漲。年內市場活躍度較2020年繼續提升,價格波動頻繁且幅度較大。以我國華東市場價格為例,2021年純苯年均價6783元/噸,較2020年的3996元/噸上漲2787元/噸,漲幅67.7%。年度最低價為4380元/噸,出現在1月份;最高價為8840元/噸,出現在9月份。詳情見圖5。

  2021華東地區純苯價格持續上漲,全年總共可分為六個階段:

  1—3月為第一階段。因2—3月文萊恒逸計劃外停車、寧波中金檢修期意外延長帶來供應減量,純苯價格持續上漲至3月,期間下游新增需求穩定消耗,純苯港口庫存持續下降,為后來的價格上漲埋下伏筆。

  4—6月為第二階段,期間歐美供需失衡,帶動外盤價格大漲。國內裝置同期集中檢修,供應減量。華東港口庫存已經低至6萬噸附近,市場保持脆弱的緊平衡狀態,價格得以在外盤、供應利好推動下持續上行。

  7—8月為第三階段,期間下游相對淡季,減少了對純苯的需求,且歧化工廠大量采購甲苯增加了純苯產量,二季度供應緊張的狀況得到一定緩解,純苯因此價格出現回落。

  8—9月為第四階段,期間華東商業庫區因防疫需求,進口船貨到貨周期延長,引發市場逼空,價格漲至全年高點8900元/噸;逼空結束后,市場價格快速回落。

  10—11月為第五階段,山東新建裝置10月投產引發的區域需求激增造成了價格快速上漲;但江蘇下游裝置因雙控限電減產,以及進口量激增破壞了市場偏緊的供需結構,港口庫存快速累積,價格在經歷1個月高價后回落。

  12月為第六階段,原油強勢上漲開始推升純苯價格。臨近年底時,由于美國美孚裝置及長江引航員衛生事件影響,船卸貨等待期預計延長,部分船貨難以及時抵達,引發市場逼空,純苯買盤積極,成交活躍,價格快速上漲至年底。

  隨著下游新增裝置的陸續投產,我國純苯供不應求的局面將繼續加劇,成本面強勢,同時下游產能繼續擴張,預計未來三年我國純苯市場或將呈現高位運行走勢。

進出口分析及預測

  2021年我國純苯進口量高達296.1萬噸,較2020年增速41%,進口依存度上升至14.1%;純苯出口總量約為1.2萬噸,較2020年增加0.88萬噸。在我國純苯需一定的進口量來滿足市場需求;從出口量來看,只有少量的產品出口到周邊地區。

  2021年我國純苯主要進口來源國中,韓國是最主要的進口來源國。韓國是全球純苯最大出口國,我國則是全球最大消費國與進口國,地理優勢使得韓國成為我國最主要的進口來源地。除韓國外,東南亞地區憑借便利的地理條件與優惠的關稅,成為我國純苯進口的另一主要來源地。除上述地區外,日本、中東、印度等是國內純苯傳統的進口方向,不過中東地區伊朗貨源2021年開始進入我國。另外,美國純苯2021年進口量顯著增加,超過了2017—2020年進口的總和。2021年我國純苯主要進口來源見表5。

  2021年我國純苯主要產品進口方式以一般貿易為主,近五年占比始終保持在70%以上,主要是下游工廠直接進口純苯作為原料使用。進料加工貿易多集中于華東沿海區域,保稅監管場所進出境貨物貿易主要集中于華東港口地區。2021年我國純苯主要產品進口貿易方式見表6。


當前評論
亚洲一区二区三区无码久久久